APP下载|官网注册|首页

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 中国电子报社主办
收藏本站投稿

软件服务

联想转型:千亿元砸研发够用吗?

4 月 6 日,在联想集团 2022/23 财年誓师大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 杨元庆宣布,至23/24财年结束,联想集团的研发投入将在20/21财年的基础上实现翻番,未来五年,研发总投入将超过1000 亿元。同时,杨元庆还宣布,联想的三大新兴业务——边缘计算、基于元宇宙应用的AR/VR、云服务,从孕育到孵化迈出了重要一步。

从此前的“贸工技”路线,到今天重金搏研发,联想对技术的重视度似乎发生了180度转弯。这是否成为联想大象起舞的一个新起点?

技术转型是必选项

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拿华为与联想对比,认为联想之所以被华为甩开,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选择了“贸工技”这条路,把技术排在了公司战略的最后方。也正因为如此,联想被外界定义为一家加工制造公司,而非技术型公司。

通信业和智能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项立刚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当初华为主攻通信行业,联想则是主攻PC行业。相比之下,后者的毛利率要低很多,所以联想在当时能够拿出来做研发的资金有限。即便如此,它的研发投入规模也与行业平均水平保持一致。”联想创始人柳传志后来也曾在采访中坦言“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并不止一次强调,虽说最开始选择了“贸工技”,但联想发展到一定程度、有了更多的资本后,就开始向“技工贸”方向调整了。

然而,很多人对此说法并不买单,原因或许与联想一直以来的业务构成有很大关系。自1984年成立以来,联想的几次重大组织结构调整中,PC业务始终占据主导。有业内人士评论称:“联想以贸易见长,常用打法是以收购、投资快速扩张、占领市场,从收购IBM个人电脑事业部、摩托罗拉手机业务,到拿下IBMx86服务器业务板块System X、富士通个人电脑业务主体FCCL,基本上都是吃下别人的‘旧业务’。即便它把PC业务做到了世界第一,但其他技术含量更高的新业务,比如云服务、解决方案等的发展没有取得显著成绩,仍然难以摆脱别人对其‘组装厂’的刻板印象。”

不过,近两年来,可以看到联想正在大刀阔斧地调整自身业务构成,除了代表传统硬件业务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平板、手机等)之外,又组建了代表新业务的方案服务业务集团(智能解决方案、设备服务、运维服务等)和基础设施方案业务集团(存储、数字经济、云计算等),并选定云服务、边缘计算、AR/VR作为新一轮突破口,设立专门的团队,进行资源倾斜,竭力在PC业务之外寻求新的增长引擎,实现“脱胎换骨”。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评论称:“联想之所以痛下决心、加大研发投入,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是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力,作为一家OEM模式的加工企业,联想自身无法生产关键电子组件,需要向第三方厂商大量采购处理器、芯片、内存、存储器等,对国外产品存在高度依赖性,在目前的国际形势影响下,这部分业务的风险很大;其次是自身发展需求,在过去近二十年里,联想的PC业务虽然也获得了巨大成功,但这样的成功背后承受着很大压力。例如疫情带动在线办公需求激增,让联想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但这种运气不会常有,也不可持续。因此,加快技术转型是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

5年1000亿元研发费够用吗?

不久前,华为对外公布了自己的研发投入。数据显示,华为2021年研发投入达到1427亿元,占全年收入的22.4%,十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已经超过8450亿元,在全球位居第二。从研发人员情况来看,华为 2021 年的研发人员占公司总人数 54.8%,约为 10.7 万名。

而联想18/19财年、19/20财年、20/21财年研发投入分别为102.03亿元、115.17亿元、120.38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2.98%、3.27%、2.92%。即便是最新计划中未来五年的研发投入平摊到每一年,也仅有200亿左右,与华为相差7倍。

这样巨大的差异源于二者在战略上的区别。腾股创投三大创始合伙人倪志刚、孙建恒、张昳联名出版的《华为战略方法——基业长青的秘诀》一书中曾将华为与联想的战略进行详细对比,认为联想追求的是多元化扩张和多行业成功,看重影响力,强调求实进取,而华为更有理想主义情怀,强调专业专注。

书中指出,联想的愿景是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因此形成了联想电脑、神州数码、君联资本、融科置地、弘毅投资以及农业、食品、租车、酒业、化工、医疗、养老等众多业务板块并行发展的模式。而华为则是选择了相对比较窄的通信行业,专注研发,集中配置资源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不同的发展战略让二者最终走向了不同的发展方向。

一位业内资深专家指出:“华为的转型经验非常值得借鉴。在国际形势影响下,华为手机业务受到很大程度的冲击,但它能在短时间快速转型,把云业务发展到全国第二、全球第五的位置,这与其长期专注于技术研发有很大关系。”

现如今,联想同样面临转型压力。从传统的PC业务来看,联想在台式电脑、笔记本、一体机、服务器、外设等每一条细分赛道上都有众多竞争对手,亟需通过技术转型建立“护城河”。以服务器为例,伴随数字化转型持续推进,各行各业算力需求陡增,服务器市场这块“大蛋糕”吸引到诸多关注。国内有华为、浪潮、新华三等大厂前赴后继,国外有苹果、戴尔、惠普等虎视眈眈,联想想要脱颖而出的压力很大。

而从联想选定的新业务来看,无论是云、边缘计算还是AR/VR,也都早已巨头林立。联想的入局意味着它将不得不与BATD(百度、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一众技术实力强劲的大厂展开正面较量。以云服务为例,众所周知云计算是典型的重资产、重投入、高技术、盈利周期长的行业,且具备显著的规模效应、寡头效应特征,头部玩家经过十几年的资源投入,在资本规模、商业品牌、产品打磨方面均已筑起极高壁垒,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着实不易。

综合来看,技术积淀与创新突破是构筑核心竞争力的关键,因此各大厂商纷纷加大技术研发投入也不足为奇了。不光是华为、联想,小米CEO雷军也在此前表示,2021年小米研发投入已达132亿元,同比增长42.3%,未来五年将超过1000亿元。

项立刚表示,联想的研发投入规模目前在国内来讲,已经是位于前列的水平了。除华为之外,联想与其他像小米、清华同方、紫光等业务有重叠的本土企业相比,在技术研发方面还是具备一定优势的,比如在智能制造方面,联想的技术走在世界前列。不过,他也表示,“在企业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投入永远是不够用的。”

张毅认为:“实际上联想本身是具备技术基因的,它所触达的行业也要求它必须具备强硬的技术能力。对于这种体量的大厂而言,每年200亿元左右的研发投入在其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并不算多。但相较于过去的联想而言,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投入,是一个好的开始。”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对照国外ICT制造企业,我国本土企业在研发投入方面仍存在不小的差距。公开数据显示,微软2021年研发投入约为1215亿元,增速高达7.5%。苹果2021年研发投入约为1400亿元。过去三年,苹果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重保持在6%-7%。三星电子2021年的研发投入也达到了1144亿元,增速为5.1%。

转型加速期挑战颇多

作为世界PC龙头,联想的市值却被长期低估,目前仅有1024亿港元(约为819亿元人民币)。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的核心竞争对手之一——惠普。近日,惠普被巴菲特入主老牌科技公司伯克希尔相中,得到了价值42亿美元的投资。受此消息提振,惠普股价大涨,目前市值已达406.92亿美元(约为2590亿元人民币),是联想市值的三倍之多。

多位分析师认为,惠普之所以能够受到伯克希尔青睐,主要受益于其良好的业绩表现。根据财报数据,从近5年业绩来看,惠普表现相当稳健,2021财年营收634亿美元(约为3994亿元人民币),增速12%;净利润为65亿美元(约为410亿元人民币),大增128%。而再看联想,2021年营收为4898.7亿元,净利润却只有57.6亿元,和惠普相去甚远。

根据联想2021年三季度财报,在主营业务上,智能设备业务集团营收达1126亿元,同比增长16%;基础设施方案业务集团营收为123亿元,同比增长19%;方案服务业务集团营业额达到95.8亿元,同比增长25%。尽管三大业务集团的营收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同比增长,但可以明显看到传统PC业务的收入贡献依然是最大的,相较之下新业务尚难挑起大梁。

专家分析称,联想的供应链管理模式的核心依旧是通过大量提升硬件出货量,来向上下游换取更高的议价话语权。短期内,这样做无疑可以帮助联想缩短迎头赶上的时间。但量大、利润微薄的问题,也很容易让其陷入盈利困境,久而久之,当产业成熟时再想掉头极难。

与此同时,此前全球PC霸主的地位奠定了联想的To C和硬件基因,然而产业互联网时代、软件定义时代,To B市场才是主阵地,软件能力被认为是核心竞争力,联想属于后来者,与已经在企业级市场、软件领域建立起先发优势的对手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

接下来进入转型加速期,联想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项立刚表示:“企业要做的第一件事首先应该是活下来,然后才是做大做强。”如果联想能够把1000亿元研发投入用到实处,真正走上自主创新道路,那么它的资金的外流会减少,利润率也会大大提高。而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还要注意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做到量力而行,而不是盲目地追求高研发投入,毕竟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张毅建议称:“联想要想快速提升核心技术实力,其实和高校、科研机构紧密合作也是一条便捷之路。国内很多科研机构和高校在技术研发方面走在前沿,但市场化能力比较弱。而联想长期深耕市场,非常了解用户痛点与需求,如果能够与科研机构、高校形成合力,打通基础理论与现实产品之间的壁垒,必然会产生1+1>2的效果。这也是速度最快、最有保障、最为可控的增强自身竞争力的一种方式。”

总体而言,联想的转型无疑是有效果的。但是下一步,如何在三大业务上做好资源投入配比,PC主业如何实现新的转型突破,新业务又该如何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这些问题都需要联想尽快给出一份答案。

责任编辑:宋婧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4、如本站的文章或图片存在版权,请拨打电话010-88558835进行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链接

视频

专题

聚焦2022年全国两会

北京3月5日电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肩负人民重托出席大会,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气氛隆重热烈,主席台帷幕正中的国徽在鲜艳的红旗映衬下熠熠生辉。

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

3月3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又称赛迪研究院) 发布了《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家电市场全面复苏,零售规模达到8811亿元,同比增长5.7%,整体基本恢复至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

落实工作会精神 推动高质量发展

2022年要聚焦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建设目标,把工业稳增长摆在最重要的位置,统筹推进强链补链、技术攻关、数字化转型和绿色低碳发展,加大对中小企业支持,提升信息通信服务供给能力。工业和信息化部政务新媒体“工信微报”推出“落实工作会精神 推动高质量发展”栏目,刊发工信系统2022年工作新思路,敬请关注。

2022年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

12月20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北京以视频形式召开。会议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历次全会精神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总结2021年工作,分析当前形势,部署2022年重点任务。

新思想引领新征程·红色足迹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地方考察调研时多次到访革命纪念地,强调要从中国革命历史、优良传统和精神中汲取养分。追寻红色足迹,感悟初心使命。即日起,本报推出“新思想引领新征程·红色足迹”专栏,跟随习近平总书记的红色足迹,访当事人、忆当年事,重温总书记的重要论述和重要指示精神,生动回顾红色圣地光荣的革命历史、优秀的革命传统...

会议

2021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

10月19日—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和江西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1世界VR产业大会云峰会在南昌举办。国务委员王勇出席大会开幕式并发表讲话,江西省委书记易炼红,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江西省委常委、南昌市委书记李红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2021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6月17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安徽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1世界显示产业大会在合肥市开幕。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出席开幕式并宣布大会开幕,安徽省省长王清宪、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弗拉基米尔·诺罗夫、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出席开幕式并先后致辞。

2021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

5月8日-1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1世界超高清视频(4K/8K)产业发展大会在广州召开。5月9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出席开幕式,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孟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编务会议成员姜文波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CITE2021第九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开幕论坛

4月9日,第九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简称CITE2021)在深圳举办。深圳市人民政府市长陈如桂、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岸明、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信息司司长乔跃山出席开幕式并先后致辞。

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

11月20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安徽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20世界显示产业大会在合肥市举行。在开幕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韩国驻华大使张夏成发表视频致辞。安徽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国英,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出席开幕式并致辞。

本周排行